何所冬暖

何所冬暖

更新时间:2021-07-21 09:47:08

最新章节: 听从某位席先生的命令冲了咖啡端去书房。“辛苦了。”刚开房门,那道低哑的嗓音淡笑着传来。我将咖啡杯放到红木桌上,就要转身走,倒是被他一拉,倾倒在了他身上,挣扎中,他索性将我抱的正统一点,直接抱坐到了他的腿上。“陪我说说话。”“你不是要去上班?”拗不过他,只能暂且由着他这么抱着。“我是老板,迟到一点没

chapter13

“你们想要上演亲情天伦,建议换个地方。”靠着浴室的磨沙门框,抬手轻按着疼痛的额头,不打算再上前。

四目相交,席郗辰的眼神一闪,下一刻又深深隐了下去。

“下来吃早餐。”语调异常地轻描淡显。

我没想到他会说这个,在迟顿了一秒之后习惯性地拒绝,“不用。”

“用这种方式来表达不满,并不明智。”

“……”我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但显然的,他会错意了。我并不是那种会拿自己当筹码去玩精神战争的人。

席郗辰将简玉嶙放下,动作轻柔而不失优雅,“乖乖地去洗脸刷牙,然后吃早餐。”语气异常柔和。他似乎只有在跟简玉嶙说话的时候方才回归到人性的一面。抬头看着我,“你也一起来。”

我想他这句话是对我说的没错,但,那份附带过来的温柔又是怎么回事?

想来,应该是一时忘了——我是简安桀而非简玉嶙。

不过,我自然是不会跟他们一起去的。一是本就没有吃早餐的习惯,二来就算要用餐我也不会对着一堆自己惟恐避之不及的人。

所以索性转身走向更衣间,换了衣服直接出门算了,免得抬头低头都得看到一大堆自己不想看到的人。

这时,眼角忽然看到那个简家小少爷正一步一步试图往我这边靠近。

我眯起眼,下意识的挺直了身子,并不介意自己再多几条恶行恶状。

“姐姐……”口气很可怜,眼眶也红红的,十足十地在博取同情。

但是,简安桀最缺乏的就是同情心。

所以当那个幼小的身躯鼓足了勇气终于挪到我的身前并且想要伸手将我抱住时我厌烦的一个侧身避开。

“姐姐……”湿润的眼睛看着我,倒有几分小花鹿的神态。

“你应该看的出来,玉嶙很喜欢你。”席郗辰敛眉,神情一派冷淡。

他的话让我身体微微一凛,眼神也随之黯淡下来,“呵,喜欢,那我是不是应该来叩谢一下你们的这种廉价恩赐呢。”已经完全放弃了的东西,现在再拿出了施舍只会让人觉得憎恶。

席郗辰回视着我,深色的眼瞳浮起一抹深邃的抑郁。

突然的手机玲声打破一室的静默。

是朴铮的号码,接起后自然地走向落地窗外的阳台,也刻意地不去在意房间里的另两个人。

“怎么了?”朴铮会主动回打我电话必定是有事,只是希望不是母亲层面上的事,那会处理起来比较麻烦。

“……是我。”

一愣,倒也没怎么惊讶。

“我知道你不会接我的电话,所以……”声音有些苦涩,暗哑。

“有事?”

那边顿了三钞,吼道,“不要每次都只会跟我说这句话!”语气相当不满。

我笑道,发自内心的,“那要我跟你说什么呢?”

“你……”声音里有着明显的讶然与——激颤,“我想见你,现在,不要说不行!”

“……九点,Cafetortoni咖啡厅。”他一向没什么耐性,却是出奇地有韧性,想了一下还是应承了下来,最主要的是,自己的私心也希冀着再见他一面,在离开之前。

“我说了是现在!”急的时候他习惯用命令的口气。

叹了一声,我说,“叶蔺,你知道,我可以不去的。”

那边想了片刻,最后妥协道,“……好,九点,我等你。”

按下电话,俯上雕砌的栏杆,外面的风景是熟念的,树木,道路,房子。

……

记得小时候就不怎么喜欢出房门了,自愿性地对外接触也就是从这个阳台远眺,因为远距离的看,很安全。

这是一种先天性的自我封闭,没有缘由的封闭,即使它很轻微。

……

后来这个所谓的自闭症是怎么好的呢?好像是不治而愈的。

去了那个陌生的地方,被迫地去接受,被迫地去面对。然后在一次又一次的疼痛与挫败中终于有能力撕扯掉那一层脆弱不堪的外衣,像被恶魔改造了一样,变的自私,嘲讽,恶毒,无情……

……

缓缓抚上右手的上臂。

已经回不到从前了,现在即使想再做回那个自闭又阴沉的简安桀也是不可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