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所冬暖

何所冬暖

更新时间:2021-07-21 09:47:08

最新章节: 听从某位席先生的命令冲了咖啡端去书房。“辛苦了。”刚开房门,那道低哑的嗓音淡笑着传来。我将咖啡杯放到红木桌上,就要转身走,倒是被他一拉,倾倒在了他身上,挣扎中,他索性将我抱的正统一点,直接抱坐到了他的腿上。“陪我说说话。”“你不是要去上班?”拗不过他,只能暂且由着他这么抱着。“我是老板,迟到一点没

Chapter24

接下来几天很忙,心理学教授伯纳德博士一直规劝我能够留在勒雷-笛卡尔大学继续深造,我自然是再三拒绝的,答应姑姑的事总不好反悔。中午倒是抽空跑去大宫殿展厅看了一场画展,这种忙里偷闲的事情以前也没少做,昨日听说会展的作品有莫奈的早期油画,更是心心念念了一个晚上,对于莫奈我是喜欢的。从展览馆出来已是下午五点,由原路返回,这一带分布着一些高级的咖啡厅以及正统酒吧,以前克莉丝汀喜欢喝酒,我也跟着来过几次,这一刻也不知怎的看着眼前的酒吧字样竟然很想进去买醉,即使此刻自己的心境很平静也很分明,即使清楚地知道自己是不能喝酒的。

这个时间段酒吧人烟稀少,除了几名调酒师和服务员,还有一两名不知出于什么原因跟我一样白天进来买醉的顾客。坐上高架椅点了一杯马提尼,这种酒很容易醉,却也容易清醒。

“中国人?日本人?”为我调酒的调酒师是一名棕发蓝眸的外国男子。

“中国人。”

“嘿!我们的老板也是中国人。”

我看了他一眼未搭腔,这种事情并不希奇。

“Jeff,来自墨西哥。”似乎不怎么在意我的沉默,仍略显热情地向我作着自我介绍。

“Anastasia。”在国外我甚少用简安桀三个字。

“献给美丽的Anastasia。”Jeff将一杯即兴调出的墨西哥龙舌兰推到我面前。“你有一双动人的眼眸,很动人。”

“谢谢。”

“不喜欢?”过了良久Jeff见我未有喝酒的打算不禁发问。

“不,不是。”我淡淡一笑,“我不会喝酒。”

Jeff的眼睛瞬间睁大,“哦老天!小姐你不会喝酒也进酒吧。”Jeff的表情很夸张也很逗趣。

我笑,“是啊,所以我现在打算出去了。”其实前一刻会进来也只是随心而为,并不是真的想喝酒,只是想知道醉酒的感觉,说起来也算是无聊之举。

“我想我可以帮你调一杯没有酒精的酒。”Jeff提出意见。

“那就不是酒了。”

“有道理。Anastasia……”他忽然似想到什么,“Anastasia这个名字我好像在哪听过。”沉思了片刻,“记得老板有一次醉酒……”

“我想Anastasia这个名字会用的人不在少数。”外国人的名字翻来覆去也就那么几个。

“呃,倒也是。”Jeff表示同意。

“谢谢你的酒。”抿了一口算是基本的礼貌,将钱放在柜台上起身离开。

“Anastasia小姐,下次你来我请你喝果汁!”Jeff明朗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下次?我想我应该不会再来了。

教堂的钟声响起,惊起广场上一片白鸽。目光顺着它们,掠过哥特特有的尖顶,此刻我突然很想来一场巴黎自由游,独自一人。

淡淡的凉雾弥漫在湖边,温柔了阳光,进入呼吸,有种冷冽的清爽。似乎这份凉意也透着初春淡青色的清甜。碧蓝的天色里,云已远去,就像不曾存在过,留不下一尾白色的痕迹。无声叹了一口气。一切都结束了,遗落在那个城市的,无论是亲情还是爱情。

心中曾有过的慌乱,沉重,怨恨,决绝都已淡去……

缓缓向古老的古地走去。大约十分钟,踏步来到了那片以前经常与克莉丝汀一起写生的古老城堡,羊肠小道,树阴层层,这里有一些十五世纪的古色城堡。法国人自己已经将此处几近遗忘,而游客更是甚少来这里游玩。

古朴的华旧,描绘了多少次的,却还是无法描摹完全中世纪那份古老的美丽。这一次没有画具。上次在这里作的画也是没有完成的,嘴角浮起一抹淡笑,略带遗憾却又有份释然。

穿过中间的白色雕花拱门,里面的一些地面已经被时间侵蚀破碎。进一步踏入更深的庭院,突然想起前年放置在古墙银亘上的水晶手链,送给克莉丝汀的礼物,些许这次还能找到也说不定。

慢慢前进,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思绪沉念间突然一声巨响,四周景物剧烈地战栗,黑烟,四飞的建筑物碎片,然后脚下蓦然一空,直直坠落……

“塌方”脑海中瞬间闪过这个词。连尖叫都来不及。恐惧瞬间漫过全身。

当碧蓝的天色消失于眼际前,一道黑影闪过……

昏昏沉沉中,一股青苔的腐朽气味扑鼻而来,耳边有水滴的声音。

我痛苦地睁开眼,如预想般一片漫无边际的黑。竟然有这种事?!也许上帝给我准备的是活埋的结局,突然兴起了滑稽的感觉,也许“简安桀”会以这种方式,如此干净俐落地消失于世间!

肢体刚复苏时一开始的麻木感过去,疼痛渐渐袭来,浑身细微的钝痛,一时倒分不清到底伤在哪。只是奇异的,痛楚并没想象中厉害。

此时也感觉到身下地面有异,不是本应该的碎石废墟,不是本应该的坚硬,反而有几分温暖,还有那陌生又熟悉的清冽的薄荷气味……

触手是布料的质感……心突然再一次地慌了,挣扎着起来,腰却被死死揽住,轻仰起的身体又一次倒下,耳边响起一声轻微的闷哼。

感觉身下的人也慢慢转醒了,腰部的束缚被放开,连忙翻身坐到了一边,黑暗中一地的碎石硌地我疼痛异常,心脏更是因某个猜测而窒息般地急速跳动着,怎么可能呢?!那个人怎么会出现在法国,还那么凑巧地和我一起掉落!

“你……没事吧?”清冷的嗓音带着还没恢复过来的低哑,却果然是那熟悉的声音!

眼睛已经开始适应那仿若漫无边际的黑暗,可以些微的看清这是一条狭长的甬道,幽暗中斑驳的墙面得如同指尖曾轻抚过的那所小学的残垣。

前面一堆碎石堵死了去路,后面是幽暗的未知。

应该就是塌方产生的振动导致这条年久失修的暗道这一处脆弱的坍塌,但也幸好坍塌处正好是暗道,所以方才逃过了被瞬间活埋的命运……世事总是如此,让人不知该哀叹还是庆幸。

就如同——我不愿去想席郗辰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与我一同坠落,做了我的垫底!

那边传来轻轻的“啪”的脆响,像在敲击什么东西,隐约中闪现点点火星。

然后是突如其来的光明——席郗辰不知用什么点着了暗道墙壁上的火把。

密道更清晰的呈现在眼前,被青苔与渗下的水侵蚀地凹凸不平的巨大石块,还有承载火把的凹坑上雕刻的古朴而奢华的纹饰,无一不显现出中世纪哥特那种特有的颓然的艳丽。

原本代表宗教与神权的审美,发展至今,已全然异样。

有说,哥特仿佛是新浪漫的个性相反的孪生兄弟,是华美艳丽背后的黑暗病态……我苦笑,自己的心境竟然如此平静,说实在,比起这塌方,席郗辰的出现来得更让我惊诧!

火光中,我看见席郗辰手中执着一块精致的怀表,金属链子绕过他苍白而修长的指尖静静坠着,尾端似乎有一点熏黑,表盖上一颗璀璨的蓝宝石极为醒目。

“昌乐蓝宝石,传说它的发现,是在一个叫辛旺的小山村里,地质勘探队在与老人聊天时,意外地发现他们拴在烟荷包上用于点烟的蓝火石竟然很像蓝宝石,经过鉴定,证实其为中国迄今为止质量最优的蓝宝石……没想到它还能恢复原本的作用。”淡淡的话语传来,像是不经意的解释。

“没有打火机?”微微的讶异过后却有些懊恼自己多余的好奇。

而此时那双深邃的眸子静静地盯着我,轻微摇曳的火光在他的脸上投射晦暗不明的阴影,“……我不抽烟。”不知为何那平白无奇的话里竟让我产生另有隐情的错觉。

“教堂附近那所小学曾是公爵莫那-特-埃布尔的庄园,教堂也是属于他的产业内,所以这条密道应该是他因为某种原因暗自修建的,那时的贵族也本就有修建密道已备不时之需的潜规则。”席郗辰从墙壁上取下火把,望了眼堵死甬道的那堆碎石,“通往教堂的一侧坍塌了,但另一侧一定有出口。”淡然到不带一丝感情起伏的话,原本的死地被他三言两语,仿若就化为了无形。

眼前的这个男人,习惯于隐忍,冷漠而工于心计,话总是说一半咽一半,让人摸不清他真实的意图。如此直白的阐述倒是第一次,我狭促,“对这里,你倒是很熟。”

席郗辰看了我一眼,却是静默。

许久,那个举着火把的身影终于有了动作。

“走吧。”低沉的声音说道,向着甬道那一头未知的幽暗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