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所冬暖

何所冬暖

更新时间:2021-07-21 09:47:08

最新章节: 听从某位席先生的命令冲了咖啡端去书房。“辛苦了。”刚开房门,那道低哑的嗓音淡笑着传来。我将咖啡杯放到红木桌上,就要转身走,倒是被他一拉,倾倒在了他身上,挣扎中,他索性将我抱的正统一点,直接抱坐到了他的腿上。“陪我说说话。”“你不是要去上班?”拗不过他,只能暂且由着他这么抱着。“我是老板,迟到一点没

Chapter30

回到宿舍时竟然很意外地发现三个室友都在。小客厅的地板上铺着餐布,上面摆满了零食,奥德莉坐在沙发上,我刚进去的时候就听到她在讲一个德国男人的无趣。

“他都不跟我*。”

“一个德国男人严谨,放在一起就成一群疯子,两次世界大战还不是他们发动的。”新加坡女孩梁艾文接话,她的名字我到昨日才勉强记住。

“我宁愿他是个疯子!”

从她们旁边走过,拐进盥洗室洗手。

“男人没一个忠诚的,卡尔还不是同时跟三个女人交往,克林斯曼也是!”

“克林斯曼好看。”

“想当初我还找过他。”阿蜜莉雅笑的得意。

“克林斯曼,呵,Anastasia简看不上的男人你们竟然还抢着要。”奥德莉并不介意我的存在,很响亮的说着。

“我上次看到的那位才叫出色!可惜……”梁艾文的声音,语气里万分惋惜,“安没有他电话。”

“安那手机里能有几个号码。”阿蜜莉雅讽刺。

我笑笑,不甚在意。一低头,手机响了。

“到了?”一道淡然却极其温和的声音。

“恩。”

“没有打扰到你吧?”听得出他自己也不大自然,算起来这应该是我们第一次“心平气和”通电话。

“……恩。”

“安桀。”柔柔的低语,“明天能早过来吗?”

“有事?”

“恩,有事。不过现在不能说。”他轻笑,也许还捂了捂额头。

想了想后答道,“我尽量。”

“安桀。”那头叹息了一声,“你不想对我说点什么?”

“什么?”我揉了揉眉心,想到前一刻自己才刚从医院回来而已,有点窘,对这种如情人般的对话还是不大习惯。

“不。没什么。”顿了一顿他开口,语气有些微微的落寞,但依然温和平淡。“那么,明天见了。”

“……好。”

搁掉电话,握着手机出了会神,一转身,发现奥德莉正靠在盥洗室门口看着我,“男人?”

我但笑不语绕开她走向自己的书柜。

“我就说你也不是什么安分的料,他们还真当你是玛利亚转世。”奥德莉跟在我身后。

“简安桀,我问你,你真没上次那人的电话号码?MSN也可以。”梁艾文是唯一一个能叫全也叫对我中文名字的人。

我看了梁艾文一眼,摇摇头,我跟叶蔺的确已经不再联系。

隔天一早起来,一拿起手机就看到姑姑已经抵达法国的短信,来不及惊讶匆忙换好衣服赶去机场,因为姑姑的命令是在九点之前必须出现在她的面前,而现在已经是八点四十分。

机场门口那抹火红色的成熟丽影让我会心一笑,看到她比什么都好,真的。

转悠中的姑姑也看到了我,几乎是尖叫着扑上来的,“哦我的安!”

姑姑很漂亮,比母亲年轻许多,算起来也才比我大上九岁,心性上还颇为孩子气。我回搂住她,“不是说后天吗?”

“吓了一跳吧,嘿,给你的惊喜,实在是想我的安想的发慌。”

她明朗熟悉的嗓音让我觉得安定,“要先回去休息吗?”

“不不,在飞机上已经睡的够多了,差点没给他‘落枕’。”

我看了看手表,“姑姑,我现在可能不能多陪你。”

“怎么?还有什么事比陪姑姑还重要的。”

我帮姑姑拿了外套,想了想道,“姑姑可还记得简家的一些人?”

“简家?哼!”

我淡笑道,“姑姑也不用那么生气,我已经不在意了。”

“说到这个,你一月份还回去了一趟是吧,要不是小朴跟我说……”

“姑姑。”我打断她,挽住姑姑的手臂慢慢向前走,“我已经不在意那些人了,所以姑姑也不必再这么的介怀了,现在,对于我来说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就只有姑姑和母亲。”然后又想到那个到处去告状的人,笑道,“当然还有朴铮。”

姑姑低头看了我一眼,避轻就重,“为什么突然提到简家的人?”

“席郗辰,姑姑还记得吗?”

“沈晴渝的侄子。”

“是。最近,我一直在想一件事,姑姑当年收到的那些钱有没有可能都是他寄来的。”过去那些绝处逢生的经历到头来如果都是由他一手转变,那么,有好多事情恐怕都要重新定位了。

姑姑已经站定脚步,直直看着我,“他现在在法国?”

“恩。”

“你等下要去见的人也是他?”

“是。”

姑姑轻叹了一口气,“安桀,我相信你,相信你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做的每一件事。”

我摇了摇头,挽着姑姑的手臂继续慢慢走着,“不光那些钱,在我戒毒的那段时期,姑姑当时在德国境内无法赶来,但是那个时候的确有人以姑姑的名义帮我,还有,右手被撞伤的时候,玫丽医生的出现,她说她是瑞士的义工,事实上,她的国籍是美国人,而入住法国的时间刚好是我受伤的那个时候,更错的一点是,玫丽根本不是义工,她是美国有名的骨科医生。”

姑姑几次开口,最终只呐呐提出一句,“……一个人不可能有那么大的能耐。”

“是,甚至后面还牵扯到毒品的事情。”我斟酌了一下措辞,“所以现在我只是单纯地思虑着有没有这种可能。只是——他让我觉得,有好多事情都太过巧合,巧合到——这么多的事情放在一起竟然没有一点破绽。如果不是有意去调查的话,我怕我这辈子都不会知道,哪怕是一点点。”

姑姑眉头开始锁起,神色中夹杂着一份凝重,“那孩子……六年前我只见过几次,说实在并不是好接近的人,事实上,若是要打比方的话,安桀你,只是表面上的不喜他人接近,而他,却是冷漠到股子里的。”

“姑姑想说什么?”我低叹。

“安,你以前恨这个叫席郗辰的人是吗?”

我低了低头,没有正面回答。

“而你现在却想把一份恨变成一份爱了?”

抬头对上姑姑探究并且忧心的眼眸,“姑姑,你知道,我不会。”

“是,我是知道你不会。但是他呢?一个处心积虑在你背后掌控了六年的人,他会允许你不会吗!”

“姑姑……”

“虽然那孩子的为人我到现在都还不是很清楚,但是,安,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他并不适合你——太复杂,是的,太复杂,若你所说的一切,或者更多,真是由他一手掌控,那么,我只能说,他真的很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