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所冬暖

何所冬暖

更新时间:2021-07-21 09:47:08

最新章节: 听从某位席先生的命令冲了咖啡端去书房。“辛苦了。”刚开房门,那道低哑的嗓音淡笑着传来。我将咖啡杯放到红木桌上,就要转身走,倒是被他一拉,倾倒在了他身上,挣扎中,他索性将我抱的正统一点,直接抱坐到了他的腿上。“陪我说说话。”“你不是要去上班?”拗不过他,只能暂且由着他这么抱着。“我是老板,迟到一点没

Chapter35

“你一到芬兰就买了房子?”被席郗辰拉下车,面对着眼前这幢纯欧式的海景别墅,不由叹笑。房子建在平缓而葱郁的山坡上,一条宽广的石子路延伸到很远的地方,蔚蓝的波罗的海望眼可及。

“不喜欢?”席郗辰微微皱眉。

我抬头看着他笑道,“很漂亮。”踩着柔软的草坪走到白色的栏栅旁,左右瞧了瞧,“这里的邻居怕是不知道这个房子已经换了主人吧。”

“你在转移话题吗,Anastasia小姐?”席郗辰走过来由身后抱住我,“还有,这个房子的主人一直都没有变过。”说完略显恶质地在我颈项轻轻啃舐了一口。

“……”

“不要多想。”

“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为什么席郗辰先生越来越像一只爱咬人的小狗了?”

席郗辰一愣,将我转身,沉静而幽深的眸光熠熠生彩,“安桀,我在热恋。”

“恩,”我故作认真的考虑了一下,“目前的状况好像是的,当然,如果你……”

接下去的话被一个狠狠的吻吞下。

一分钟后,席郗辰满意的添了添嘴角,眼中是不容错过的邪气笑容,“有奶油的味道。”

我下意识抚上嘴唇,“哪有奶油的味道?”我记得今天并没有吃甜食。

“没有吗?恩,我再试试。”

“……”

嘴唇有点痛了。

“陪我补眠,安桀。”很克制的分开,呼吸有些沉重。

过了三秒,“如果你想那样想,我很乐意配合。”低沉的笑。

这个人——为什么以前我会以为他是个再正经不过的人呢。

席郗辰用十分钟的时间冲完澡,全然放松后几乎是一沾枕就陷入了半昏睡状态。

“你多久没睡了?”我不知道他竟会有这么累,像是体力透支到了一种极致。

两只手臂牢牢扣在我的腰际,睡意浓重的庸懒语调散漫溢出,“四十八小时了吧我想……”

外面的红霞已经暗下,稀稀松松的海风吹起一份初夏的清凉,站在主卧的阳台上,那片波罗的海已经全黑,海浪沙哑的重复着它独特的语言。

室内落地窗前右侧的玻璃小圆桌上,座机铃声响起,我一滞,正想走进去将其按下,以免吵到才睡下不到四个小时的他。

“哔”答录机自动开启。

“郗辰,手机怎么没开?”沈晴渝的声音!

伸到一半的手硬生顿住,眉心亦不自觉拢起。

“……找到她了吗?”

找到——谁?

“哎,那个孩子啊……郗辰,你就暂时呆在她的身边吧……”

手慢慢收回。

“上次,那样激烈的跑出去,实在让人放心不下……”

“……”

“若是能把她带回来自然最好……”

“那个相亲,的确是我们考虑不周了,不知道那孩子竟会如此排斥……”

“但是,真的是想要为补偿她才这么做的……”

“……相亲的事,她若不喜欢,以后不提便是……”

“多接近接近她……”

“到可以的时候,便带她回来,在外面……总不好看……”

“现在你简叔被撤了职……”

“安桀再怎么说也是他的女儿……”

“郗辰,我知道你向来都不喜欢管简家的事……”

“……让你去亲近那孩子也实在是姑姑自己的私心……”

“……”

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一道过于大的力将我往后一拉,撞进一副温热的胸膛中,脸被捧起,窒息的吻瞬间压下!

我一愣,挣扎着!

横在腰间的手臂像害怕什么似的收的越来越紧,似要把我决绝地揉进那副身体里。带着薄荷味的湿热舌尖长驱直入!

“安桀……”

“放……开我……”

“不!安桀,我知道你在乱想!”唇又一次被严实地覆住,他越吻越狠,嘴舌敏锐地辗转反复,带着一种恐惧下的失控。

我痛苦地闭上眼睛。

“你在乱想什么,安桀……”席郗辰略显激动地粗喘着,声音嘶哑颤抖,“相信我……”

我该相信什么?

我努力想让自己冷静一下,我想甩开他,我想夺门而出……

“安桀……”

“放开我。”

“不!”

冰冷而微微发抖的指尖滑至我的后颈,“只要你相信。”

我一颤,对上他的视线,那片深黑中似是暗涌着什么——“我该相信你吗,席郗辰……”终于,我缓缓问出,也不再挣扎。

席郗辰有明显的一愣,下一秒狠狠将我压进怀里,那样的力道几乎能把我揉碎。

“不……”压抑下的声音不再那么紧窒,而有点过于低哑,“已经不够了,安桀,现在——我要你爱我……”

席郗辰拉开我,在那诚然露骨近乎贪婪的注视下,我竟有些慌乱地别开头……

“我爱你,安桀,我爱你……”离迷的嗓音低喃着,他开始低头吮吻我的肩膀,潮湿温润的舌尖灼烧挑逗着我的肌肤。

“席郗辰……”轻微的颤栗着,想要推开他,这太快了,而且我的脑子现在还很乱,我懊恼自己似是被他的痴狂感染了,继而迷惑了。

“安桀,我爱你……”他一遍一遍地低语着。

“等等,呃……”想阻拦,开口却已是微微喘息的轻柔破碎声。

良久之后,叹息一声,最终,缓缓抬起手臂挽上他的颈项。

感觉到席郗辰的身体瞬间僵住!下一刻,粗声沉吟,俊红的脸庞深深埋入我的发间,“安桀,我恐怕……”闷闷的,带着压抑下的浓浓情欲气息,“我不想伤害你。”

我闭眸,掂起脚尖,将颤抖的唇轻轻印上那道性感冰唇。

自欺也好,但是,我想相信,因为,如果不那样,竟会如此难受,因为,席郗辰,我真的已经对你偏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