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所冬暖

何所冬暖

更新时间:2021-07-21 09:47:08

最新章节: 听从某位席先生的命令冲了咖啡端去书房。“辛苦了。”刚开房门,那道低哑的嗓音淡笑着传来。我将咖啡杯放到红木桌上,就要转身走,倒是被他一拉,倾倒在了他身上,挣扎中,他索性将我抱的正统一点,直接抱坐到了他的腿上。“陪我说说话。”“你不是要去上班?”拗不过他,只能暂且由着他这么抱着。“我是老板,迟到一点没

Chapter 3

浸泡在热水中的冰冷身体总算有了些须暖意,紧绷了一天的神经也慢慢放松下来,开始变得恍恍惚惚。

听到狂乱的敲门声才发现自己竟然睡着了,爬起来随意披了件白色浴袍走出去。

“还以为你在浴室里玩自杀呢。”

“生活如此美好,给我个自杀的理由。”戏谚候在门口乱紧张的朴铮,“我要睡了,累。”

“知道累还跑那种鬼地方。”朴铮取笑。

“其实——”我眨眼,“说实在那儿的环境挺不错的,介意你去买几块地,等哪天A市有七环八环的时候你就成百万富翁了,就算不能成富翁那至少也是一地主。”

“贫嘴!”一暴栗子,“不是说要睡了吗,房间已经全给你换新的了。”忽然想起什么,朴铮特别鄙视的看着我,“洁癖真的没药医吗?”

“YES!”眉飞色舞的眨眼宣示,像是宣示着什么骄傲的事似的,说完笑着往楼上跑去,跑到楼道拐角处时又停住,回头看朴铮,“朴铮,你没有话要跟我说吗?”

粗野、刚健的身形往楼梯扶手上一靠,“checkout时别忘记付住宿费,伙食费……”

转身踏步离开。

迷糊昏沉间客厅里传来的声音让我头痛异常。声音很轻,但神经敏感异常的我即便轻如翻书的声响都会严重影响到我的睡眠。

将头缩进被子……蒙上枕头……再缩……再蒙……

打开卧室的门下楼,刹那愣住,脑子出现短暂的空白。

英俊的面孔,白皙的皮肤,略显过长的头发,配上一身剪裁简洁的纯咖色休闲装,跟四年前的白马王子形象相比又多了几分骑士韵味,自信桀骜,凌力……迫人!

这时,客厅里的人也发现了我。

叶蔺的手一抖,资料洒了一地。

我与他就这么隔着一个不足三十平米的客厅对视着。

我跟叶蔺,从初一认识,然后相知相熟……相恋。简安桀,盒饭分我!简安桀,上课不准睡觉!简安桀,你是上天派来克我的吗!简安桀,我把叶蔺送你了,要好好收藏哦!简安桀,我喜欢你!简安桀,简安桀……

曾经,他的每一句简安桀都能让我心悸,每一句话都能让我动摇。而现在,我希望……他不再有那个能力。

叶蔺回过神,玩世不恭的低沉笑道,“什么时候回国的?”开始捡地上的纸张。

……还是那么喜欢装腔作势啊。

“昨天。”希望自己表现的够坦率。

媚眼一眨,庸懒味十足,“真是不够朋友啊,回来也不跟我说一声的。”

“本就,不是朋友了……”

“是吗?”眸光更懒,略带讽刺。

朴铮终于回神,“安桀,你醒了,怎么不多睡会。”

我无奈叹息。

因为朴铮的热情提示,叶蔺的眼神一敛,看了眼朴铮又直直看向我,审度的眸光异常深沉,“没想到你跟朴铮的关系已经好到这种程度,看来是我孤陋寡闻了。”

我与朴铮的关系知道的人的确并不多,不是刻意地隐瞒,只是不刻意地去说明罢了。

至于现在的情况,我知道穿着一件睡衣出现在一个男人的房子里意味着什么,至少有九成九的人会认为这意味着什么。

“这似乎与你无关。”我说。

朴铮插上话,“那个,安桀啊……”

“朴铮,我饿了,有东西吃吗?”

“哦,有。”朴铮看了我一眼,叹气,不再多说话,转身走向厨房。他总是能明白我的意思。

“你怎么会在这里?”叶蔺看着朴铮的背影,扯了扯嘴角问道。

“没地方住。”坐到餐桌前倒了杯水开始慢慢咽着。

叶蔺停顿了几秒,“别告诉我你们简庄大到连一间空房间都没有让你住的。”

手指一颤,险些将水杯滑落。

“不渴就不要喝太多水。”眉头皱起,继而又懒懒笑开,“法国呆了六年总算知道回来了。”

“……”

“我还以为你会一直呆在那里呢,怎么,简家大小姐终于出国深造完毕回来报效祖国了。”见我不回答,他的口气开始不满。

“……我还未毕业,谈不上报效祖国。”不回答他,他会一直缠下去。所以挑了一个最可有可无的话题应道。

“你还要回去?”瞬间叶蔺脸上轻浮的笑容收敛,眼中闪着冷光。

喝水的动作停了一下,随意应了一声。

叶蔺愣愣看着我,片刻冷语道,“跟朴铮说一声我先走了。”将手上的资料搁放在茶几上,举步离开,手刚刚握上门把,又转身,“那么,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好。”不去在意他的最后一句。也没有起身相送的打算。

叶蔺的眸光比前一刻更阴沉了,“好?呵,是该好的,对了,有空出来吃个饭……亚俐,挺想你的。”开门,离开。

手中的半杯水不小心滑落,璃碎片在冰水中玻溅开一地。

“我跟他也是偶尔联系,前段时间他要买房子,刚好是我经手的一期,所以最近来往比较频繁。”一直站在厨房门口的朴铮看了眼地面,过来放下早餐,拿了扫帚与簸箕处理干净。然后在我对面坐下,“原本以为你会睡到下午的……抱歉,安桀。”

“打碎了你的玻璃杯,扯平。”拉过餐盘,开始慰问五脏庙。

“其实,叶蔺并非他所表现的那般玩世不恭。”朴铮算是实话实说,“他人,挺好的。”

我笑笑没说什么。他怎么样,现在跟我已经完全没有关系了。六年的时间,可以沉淀一切。

再多的“简安桀,简安桀……”最终只化为一句再冷酷不过的舍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