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所冬暖

何所冬暖

更新时间:2021-07-21 09:47:08

最新章节: 听从某位席先生的命令冲了咖啡端去书房。“辛苦了。”刚开房门,那道低哑的嗓音淡笑着传来。我将咖啡杯放到红木桌上,就要转身走,倒是被他一拉,倾倒在了他身上,挣扎中,他索性将我抱的正统一点,直接抱坐到了他的腿上。“陪我说说话。”“你不是要去上班?”拗不过他,只能暂且由着他这么抱着。“我是老板,迟到一点没

Chapter45

再过一天回芬兰,那边的课只请了一周的假,席郗辰因为工作的关系要多留中国几天。

清晨爬起来理东西。

怎么也没想到一大早来敲门的竟然会是她。

“杨亚俐?”说实在,她能找到这里,实在惊讶,我开始要怀疑她是不是请侦探了。门外的女子低垂着头,灰色套装,不怎么整理之下的过肩头发,显得有点颓败。

“要不要进来?”等了半天不见她有回应,我问,不算敷衍。

杨亚俐缓缓抬头,泛着血丝的眼睛看着我,“为什么?!为什么你还要回来!”

我皱眉。

“我跟他在一起也是六年啊!难道只有你这六年是刻骨铭心,我这六年就是一文不值!”平日的大家闺秀形象已经不见踪影。

虽然不想在大门口处理这种事情,但这个时候再说请进似乎有点奇怪了。

“杨小姐。”不至于太讨厌这个人,但是,每次因这种事来相找,也委实有点厌烦了,我叹道,“杨小姐,你与其浪费时间在警告第三者身上,还不如多花点精力去和他好好相处。”

“你当然说得轻松!相处有用我六年来就不会这么狼狈,他心里只有你,我算什么,替代品不是吗!”杨亚俐看着我的眼神愤怒而痛恨。

“……你可以选择不爱他的。”沉默半晌,我开口。

“你!”杨亚俐有点歇斯底里了,“简安桀,他为了你自杀!你懂吗?他为了你自杀!”

我垂眸,脚下有点虚浮,那个手腕上的伤疤是一直留在心口的,刻意的排斥只想自己不要受他的影响,靠上门框,口气云淡风轻,“你想跟我要一份同情?”

杨亚俐错愕,“你是铁石心肠吗!”几乎是恶狠狠地瞪着我了。

我轻声开口,“那么,你一大早来这里找我到底是想要干什么呢?帮他炫耀为情自杀的伟大,还是再告诉我一次,远远地离开他,不要再接近他。”

杨亚俐目瞪口呆,“你!他是疯了,你更疯,不,你是冷血!你根本不懂什么叫爱!”

这个说辞让我眉宇敛了好几分。

“杨小姐,请慎言慎行。”突然的冷淡窒息嗓音响起。

席郗辰走到我身边将我搂住,我的太阳穴有点痛,习惯性地靠到身后的人身上。

“席郗辰?!”杨亚俐一滞,下一秒突然大笑起来,“原来是这样,原来如此!”

“不送,杨小姐。”波澜不兴的语调,但里面夹杂的冷冽却是那么的显而易见,席郗辰带我进屋。身后传来笑声,“席先生,怎么,这么想赶我走,怕我说什么吗?”杨亚俐的口气突然决绝起来,“你的目标一直都是她,我竟然没想到,她是你妹妹——哈!我怎么忘了,你们根本连亲戚都可以不算的!慎言慎行?呵!席郗辰,你做过的事可比我精彩多了!要论卑鄙无耻,谁又比得过你!”

这句意味深长的话让我浑身一颤,抬头看席郗辰,他的脸色冷凝而阴寒。

“简安桀,亏你聪明,你可知道为什么当年叶蔺二话不说就跟你分手?你可知道为什么六年来叶蔺都没有去法国找你?你以为他真的不想去吗?他是疯子,他做事只管自己高不高兴,他可以为了你自杀!哈!对了,叶蔺自杀的次数又何止一次!好笑!他爱你,却只能跟我在一起!为什么,因为我有钱!因为他有个半死不活的妹妹!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个有钱有势的幕后主使!席先生,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安桀,你先进屋。”温柔的声音飘入耳际。

“等一下。”我发现自己有点颤抖。我不知道最后那几句话是怎么听进去的,太突然,太——疼痛!痛——犹如尖针般无情地扎进身体里,狠狠揪刺,可是却又有一种麻木麻痹了这种痛,我已经开始理不清楚那种感觉,太混乱!

席郗辰的手掌覆住我的手背,很冰冷。

“杨亚俐,你说的是不是真的?”我转身无力问道。

“你何不直接问他?”杨亚俐冷笑。

我慢慢看向席郗辰,他的脸色苍白而充满阴郁,眼中是全然的无波,无法解读丝毫。

“席……”

“你——问我,是吗?”席郗辰的脸色愈加苍白了几分,神情也突然肃穆起来。

“我想知道。”我说的异常平静,手心却无法抑制地冒着冷汗。

席郗辰放开我的手,当冰冷撤去时,竟然让我心口一痛。

席郗辰的眼中黑不见底,然后黯然一笑,“……是。”

“席先生,现在叶蔺出车祸躺在医院,我想你很乐意听到这个消息吧!”杨亚俐接着恨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