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所冬暖

何所冬暖

更新时间:2021-07-21 09:47:08

最新章节: 听从某位席先生的命令冲了咖啡端去书房。“辛苦了。”刚开房门,那道低哑的嗓音淡笑着传来。我将咖啡杯放到红木桌上,就要转身走,倒是被他一拉,倾倒在了他身上,挣扎中,他索性将我抱的正统一点,直接抱坐到了他的腿上。“陪我说说话。”“你不是要去上班?”拗不过他,只能暂且由着他这么抱着。“我是老板,迟到一点没

Chapter 4

那年九月,母亲送我到申育附中报到,那时的夏天还没有现在这么炎热,滑过树尖的风也是微凉的。在我的记忆里,那时的母亲还很安静,也很美丽。

教务处长长的走道上,我乖巧地站在窗前等着母亲。

我的成绩有点偏差,而之所以能进入A市数一数二的重点中学那也只是金钱万能下的又一个例子。

但我从来不在意这种事,我的父母也不在意。

一句似有若无的话飘进耳朵,“……原来女生也有买进来的呀……”语气异常轻佻。

不甚起劲的回头,是个很好看的男生,软软的头发遮着一双黑的发亮的眼眸,白皙的皮肤,精致的脸蛋。看了几眼,没有特别的流连,转头继续看向窗外,那有一个小型的篮球场,有一些孩子在玩耍……

“我在跟你说话你有没有听到啊!”

“……”

“你是聋子吗?!”不耐烦的声音又一次响起。

我突然很想笑,因为他的声音很动听,但当拨高了声音叫出来的时候却是异常的古怪,然后我真的笑了出来。

“你!”

正式抬眼看向他,我发现,此时那张俊美的脸庞上不知为何竟有点晕红。

眼神越过他看向教务处。“再见。”我说。

“安桀,走吧。”刚从教务处走出来的母亲温和地向我招手。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叶蔺,很嚣张,也很轻狂。

往来的六年,这个叫叶蔺的男孩,打乱了我全部的生活。

相知,相熟,相恋……

浴室里水雾氤氲,站在镜子前,用手抹去雾气,清晰的看到自己苍白的脸,然后,再慢慢模糊。

如果时光能倒流,那么自己还会不会接受那样的六年?答案是否定的。

因为精神上的洁癖以及情感上不可思议的专一,让我不轻易接受他人,但一旦接受就不容背叛,如果背叛,便是万劫不复。

“安桀,电话一直在响,要不要给你递进来?”朴铮敲了敲浴室的门喊进来。

“不用,我马上就出来了。”

收起恍如隔世的过去,穿上浴袍。

七个未接来电,同一个人,没有显示姓名。

朴铮将手机递过来之后就去吃他的泡面了,他一天要吃六餐。

再一次响起,还是这个号码,良久后我才接起。

“简安桀。”电话那头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疲倦,却也是熟悉的轻狂。

果然是他啊,叶蔺。

“为什么不接电话?”没有丝毫的质问意味,柔柔的。

“有事吗?”不想浪费时间,既然心底早已决定不再为他继续介怀,那么就无须再有任何牵扯。

“没事就不能找你。”叶蔺这话是带着懒洋洋的笑声说出来的。

“不方便说话吗,朴铮……在你旁边?”语气放地更柔软了些,也略带了些许试探。

问这种无关紧要的问题,其实真的没有必要了。

“没事的话我就挂了。”我说,语调稀疏。

“你敢挂试试看!简安桀,如果你敢挂那我现在马上立即就出现在你面前砸了你那破电话!”不再调笑,过大的怒火令我有些错愕,虽然一开始就明了那阴柔的语气下是压抑的不满,却没有想到会是这般的歇斯底里。

不由自主的泛起一弧浅笑,大概是习惯吧,每次当他提高嗓音说些什么的时候我都会觉得可爱又亲切,声音的魅力,“你想说什么呢?”不再妄图能将这通电话轻率带过。如果我的生命里没有遇上叶蔺,那么在精神上层面上是不可能会有半点松懈,但是现实是,他出现了,而且是出现了整整六年。接受之后,习惯的相处使得他有了改变我的权利,改变了一些本以为已经在我生命里根深蒂固的东西。

电话那头似乎也发现了自己不适当的失控,顿了良久,“抱歉,刚刚,我想我大概是太累了。”语调又恢复到先前的悠懒。“……能出来一下吗?”

“……不行。”不想再有任何牵扯,而我,亦不擅长找理由与借口。

“简安桀!”隐忍的声音,“好,很好,简安桀你总是有法子让我觉得自己在犯贱!”

没再等我回答,电话已经挂断!

握着手机的手有点生痛。我知道高傲如他,是绝对不能容忍被拒绝的。那么,这样的话也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