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所冬暖

何所冬暖

更新时间:2021-07-21 09:47:08

最新章节: 听从某位席先生的命令冲了咖啡端去书房。“辛苦了。”刚开房门,那道低哑的嗓音淡笑着传来。我将咖啡杯放到红木桌上,就要转身走,倒是被他一拉,倾倒在了他身上,挣扎中,他索性将我抱的正统一点,直接抱坐到了他的腿上。“陪我说说话。”“你不是要去上班?”拗不过他,只能暂且由着他这么抱着。“我是老板,迟到一点没

Chapter 9

高挑修长的身形拉出一道朦胧岸然的影子,俊雅高贵的脸膀在光影明晦间,显得深沉难辨……

在这样的夜色中,他的目光是慑人的。

“简小姐。”声音是一贯的冷沉。

克制自己想要向后退的冲动,我不知道他在这里站了多久,也不知道他究竟听到了多少,望着他,没有吭声。

只是,今天,真的已经够了,一而再地去应付这些难缠的角色,会让人心力憔悴,太过疲惫的心态只希望眼前这个人能早点结束,但显然的——这是我的奢想。

“如果可以,请你拨冗去一趟简庄。”低沉的嗓音停顿了一秒,又加了句,“现在。”

现在?我皱眉,压下前一刻所有的情绪,摆出该有的姿态冷然开口,“席先生,你好像忘了,我们约的是明天。”

席郗辰眼底浮现一派严谨,直直逼视着我,“现在,我想你应该有空。”

“席郗辰,我不得不说,你真的很自以为是。”

他似若未闻,径直说道,“请吧。”

我有点生气了,在这种情况下任谁都会生气的,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来招惹我,根本是没有必要的!

“明天上午我会过去。”不再多作停留,转身朝公寓大门走去。朴铮应该已经从停车场直接坐电梯上楼了,而我的逗留想来又要引起一长段不必要的聒噪,这个,又要让人头痛一阵了。

“你父亲明天去新加坡。”

硬生生刹住了脚步,僵硬的站着,没有回头。

他是……什么意思,告诉我被简家赶出来的简安桀已经没有随时随地再回简家的资格了吗,还是想要告诉我,即使是见亲生父亲,那也要看那个父亲有没有空召见……

时至今日,对于席郗辰,我不得不承认,怕他并且——恨他!是的,恨!六年前,他打我的时候,那种刺痛的火热,带着最低贱的侮辱,那一刻,那突如其来的一刻,让我在一瞬间失去了所有的自尊与骄傲,是啊,高傲如简安桀竟然只能抚着嘴角坐在地上饮泣流泪!

我回身看向他,脸上很安静,六年的历练让我练就了一身的世俗与虚伪。甚至于有的时候连自己都有可能被自己的虚伪外表所欺骗。

“如果是这样,那么麻烦你转告我父亲,今晚的这点时间也不必浪费在我身上了,至于明天,呵,很巧的我也将会离开这里。”定了定,我笑道,“我想席先生你应该会很乐意帮我传这个话吧。”

再一次准备起步离开,席郗辰竟三两步走到了我的面前,我自然是没能料想到男生的运动力竟是可以这般迅速的,以至于一下子呆在原地做不出丝毫反应了,而等到我意识到该有的害怕并且想要向后退时,手臂已经被牢牢抓住。

“你……什么意思?”原本沉静的表情瞬间变得难以捉摸。

如果说叶蔺的接近是能让我心悸与慌乱的,那么席郗辰的接近就是惊吓与害怕了。

我试图用手臂将他隔开,却是徒劳。果然啊,在男人面前,女子的力气小的可憎!

“NomdeDieu,该死!”下意识的低咒出一句法语,“放手,席郗辰!”

“放手?难道他抱着你就可以!”席郗辰的眼中有着隐忍的愤怒,如果不是这般近距离的直视断然是很难发现的。虽然,我并不知道他的愤怒是所谓何来,甚至于觉得有点莫名其妙,毕竟这种情况下该生气的人应该是我才对!

我冷笑,“我想你没有资格说我!”

席郗辰有明显的一震,下一秒,将所有的外露情绪收拾妥帖,静静地凝视着我,幽深的眸光黑亮逼人。

这样的距离这样的眼神让我想逃,但可恨的是此时此刻我竟然奇异地迈不出一个步伐。

沉默,再一次开口席郗辰已经恢复了惯有的冷静,“如果我没有理解错误,那么简小姐你的意思是,你明天就会回法国?”

“差不多。”明天下午去上海看母亲,后天一早飞法国,不过,我想我没必要跟他解释那么多。

“差不多?”席郗辰的语调又回到了冷傲,“那么简小姐,你今晚一定得回简庄。”

“可笑!你拿什么身份来跟我说这个‘一定’!”

“法律上,我是你的表哥。”席郗辰说这话的时候声音有些森冷了。

这可新鲜了!我忍住想要大笑的冲动,“别拿这种无聊的关系来压我!听着就让人恶心!”

“很好!我也是……”突来的手机铃声打破了他接下去要说的话,席郗辰从裤袋里拿出手机,看了一下,皱眉接起,“……对……好……”

下一秒,他将手机递过来,“你父亲。”

我看着他,又看向眼前全黑色的手机良久,接过。

“小桀……”

“……”

“我拜托郗辰去接你,希望你不要介意。”说话的语气生疏客套不似亲人。

“现在能过来吗?”苍老的声音诚恳道。

事实上,如果没有这个电话,前一刻我是真的决计不再回去了,即使回国之前的确是想着要来解决一些事情的,但,都无所谓了,当我再一次拖着行李从简家出来的时候,当我知道自己竟然有了一个弟弟之后就真的觉得什么都无所谓了。

收了线,将手机递还给席郗辰。转身走到路边伸手拦车。

席郗辰跟上来站在我面前,“你一定要这样吗?”

顿了一下,“你不是说过我怕你吗。”我笑道,“我承认——我怕你。”

席郗辰拧眉,看着我的眼神瞬间变得异常深邃,想要说什么,但终究还是压抑了下去。

一辆车子停到我面前,没有犹豫,我跨坐了进去。